首頁 機構和行政體制改革 行政審批制度改革

設置首頁 | 收藏添加   登錄 |  注冊

“權力清單”公布 簡政放權被置于“顯微鏡下”

          
    

     近日,國務院審改辦公開了國務院60個部門的行政審批事項匯總清單,共計1235項。按照國務院要求,各部門不得在清單之外實施行政審批。國務院各部門集體亮出“權力家底”,在中國確是一場史無前例的“透明革命”,向國內外宣示了中國深化政府自身改革的誠意與信心。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在去年減少416項行政審批事項的基礎上,再取消和下放行政審批事項200項以上。而實際上,要把權力向社會公開的還不只是中央政府。

     日前,李克強總理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學習貫徹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全面深化改革專題研討班上作報告時指出,要“逐步建立各級政府的權力清單制度”。把“權力清單”作為一項制度來建設和完善,意味著各級地方政府也必須曬出自己的“權力清單”,強化權力邊界意識,規范行政裁量權,防止政府行為“錯位”、“越位”、“缺位”。

  “權力清單”公布之后,簡政放權的一舉一動和實際效果都將被置于“顯微鏡下”,接受全社會的監督。而另一方面,活力與秩序歷來是“一枚硬幣的兩面”。在向市場、企業和個人放權的同時,政府需要同步加強對市場主體、市場活動的監督管理。

     對政府來說,加強事中事后監管遠比審批的要求高、責任大。實踐表明,一打審批也抵不上一項實實在在的監管。作為一種事前監管手段,行政審批意味著政府的責任前移,相對簡單、容易,便于管理。盡管如此,其效果如何也取決于審批后對當事人及其活動的監管力度。如果監管不到位,再多審批也難以維護好秩序。

     而減少行政審批后,如果因為監管跟不上,造成市場秩序混亂、危害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就會適得其反。政府應把更多精力轉移到事中事后監管上來,及時發現、有效制止、有力懲處違法生產經營活動。對于投資活動,加強土地使用、能源消耗、污染排放等管理,發揮法律法規、發展規劃、產業政策的約束和引導作用,避免重復投資和無序競爭。

     一些地方政府由于習慣了“審批式”管理,其事中事后的監管意識淡薄、監管隊伍不足、監管手段缺乏、監管能力薄弱。因此,“權力清單”公布之后,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都要更加重視監管能力和監管體制的建設,“簡政放權”與“加強監管”須同時強調,不可偏廢。唯此,才能將“政府職能轉變”、“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等改革部署真正落實到位。


? 中国足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