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長三角一體化中謀提升

          
    

周 振 華

〔內容提要〕 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上海面向未來、面向全球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 力,必須融入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進程中。這是謀求高質量發展和高品質生活、增強全球資源 配置能力的必由之路。

數據顯示,全球最大的 40 個巨型城市區域, 以不到18%的世界人口,卻承擔了66%的全球經濟 活動和近85%的技術和科學創新。過去,我們容易 把城市和地區割裂開來,似乎城市發展與地區發 展是兩回事,從而把發展視野及其政策局限于城 市本身。事實上,城市的價值在于集聚與輻射, 必須依賴于地區。全球城市不是“鶴立雞群”地 對外全球連接,而要通過空間擴展,進一步融入 全球化水平日益提高的區域發展之中,并切實發 揮引領和核心作用。

例如,紐約在美國東北部大西洋沿岸地區與 波士頓、費城、巴爾的摩等城市形成完善的產業 分工格局,被形容為“九大行星圍繞一個太陽”。 又如,倫敦在英國、歐洲乃至全球市場中顯示出 高度的連接功能,又在英格蘭東南部地區呈現了 一個多功能的城市間關系。

經驗表明,世界上沒有全能城市,全球城市 也非超能城市,關鍵在于根據城市定位和比較優 勢增強核心功能與競爭力。在城市空間有限的條 件下,不能有效疏解非核心功能,勢必產生空間 擁擠和排斥效應。

長三角要實現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首要前 提是促進資源要素的自由流動和合理配置。特別 是,區域內不同城市之間信息、思想、人員、資 本的流動,包括由現代服務業日常活動引起的有 形、無形流動,需要進一步實現關系集成。在此 基礎上,形成現代服務業網絡、產業價值鏈網 絡、創新及技術服務網絡、交通網絡、信息網 絡、政府網絡、非政府組織網絡、社會網絡等集 成。

這種資源要素的流動和集成,不是隨機、無 序、發散性的,而是基于相對穩定、固定的組織 (網絡),是持續、有序、收斂性的。

過去我們講長三角協同合作,往往強調以項 目為載體,特別是周邊城市承接上海外移或溢出 的具體項目。

基于組織 (網絡) 的資源要素流動,主要載 體是網絡連接的“水龍頭”,目的是保證兩邊池子 里的水充分流動,項目則是水池里的魚。只有 “水龍頭”接口越大,兩邊有更多活水,池子里的 魚才能更多。從這個意義上說,上海要著力于構 建各種網絡,并裝上更大接口,深入推動資源要素流動。

長三角要實現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核心是 形成地區 (城市) 合理分工與高度連接。

這是長三角區域能否保持強大生命力和活力 的關鍵所在。

過去我們講地區分工往往是以核心城市為首 的垂直分工,周邊地區和城市則主要是接軌、融 入上海,接受梯度轉移。國際經驗表明,區域一 體化發展更多的是水平協同分工。這種基于不同 區位的功能專業化分工,要求次級城市的某些特 定功能及產業發展水平得到有效提升,由此才能 形成不同城市間的功能互補。

在這樣一種地區 (城市) 合理分工與高度連 接的情況下,不是單向的接軌,而是雙向的融 入。上海無須在某些非核心功能上一味“補短 板”,而應有意識地在核心功能上“拉長板”。

長三角要實現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既要發 揮市場機制的作用,也要形成有效的區域治理結 構,構建和完善區域層面的戰略規劃、政策集 成、協調機制。這是應對物理運輸、基礎設施管 理、融資有效性、環境可持續等挑戰的一個必要 條件。

其中,長三角區域合作辦公室的一個重要工 作就是構建和完善利益協調機制。要探索區域發 展的利益評判、分配機制,包括碳排放權、排污 權等事權交易制度以及生態保護補償、土地異地 調劑等利益補償機制,積極構建權益保護和爭端 解決機制,確保各方的綜合收益大于合作成本, 實現共享共贏。

(作者為上海全球城市研究院院長、上海經濟 學會會長、研究員)

中国足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