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三角一體化為何要建發展示范區

          
    

張志昂 沈彬彬

〔內容提要〕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有賴于發揮各地比較優勢,化競爭為協同,扭轉“高層務虛合作、基層務實博弈”的局面。應利用上海城市非核心功能疏解和資源、產業鏈等外溢機遇,進一步發揮上海綜合服務功能齊全、江蘇實體制造業實力強、浙江民營經濟活躍、安徽具備后發優勢等特點,形成產業一體化發展合力。

在2019年上海“兩會”上,應勇市長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指出,要全力實施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合力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建設。為什么要建設這個示范區?它主要示范什么?

扭轉“基層務實博弈”局面

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長三角三省一市應立足服務國家戰略,充分利用資源稟賦條件和區位優勢,共同打造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加強區域產業協同發展和產能協作,以改革創新推動長三角地區實現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

這既是長三角地區加快形成國際競爭新優勢、培育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世界級城市群的必由之路和內在要求,也是提升區域整體能級、更好服務全國發展大局、代表國家參與全球合作競爭以及全面增強全球要素配置能力、效率的責任與擔當。

一是有利于消弭阻滯要素流通的行政壁壘、市場壁壘和體制機制障礙。長期以來,囿于行政區劃分割和地方利益保護,長三角區域市場準入規則、監管規則、行業標準、資質認證等政策性壁壘降低了資源利用、要素配置和流通的效率。作為改革創新發展先行示范區,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示范區有助于突破區域壁壘和體制機制障礙,按照市場化要求共同建立有機統一的區域大市場,在更大范圍內推動資源整合、一體化共享及要素自由有序流動,促進資源要素的優化配置和產業功能的整合聯動,進而形成優勢互補、協同發展、互利共贏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格局。

二是有利于構建開放協調的空間格局。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的邏輯要義在于發揮各地優勢特色,明晰城市功能定位和分工協作機制,形成分工合理的區域空間格局。一體化不是一樣化。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有賴于發揮各地比較優勢, 化競爭為協同, 扭轉“ 高層務虛合作、基層務實博弈”的局面。

三是有利于應對經濟下行壓力。當前,在全球經濟貿易格局大變動的趨勢下,傳統增長路徑已顯現疲態。長三角地區理應也完全有條件建設新一輪改革開放的先行示范區,使之成為中國經濟增長新舊動能接續轉換的發生地,以提升區域發展能級與核心競爭力,消解經濟下行壓力。

破解資源整合共享難題

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建設的示范意義,主要體現為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制度創新示范。加強區域系統性頂層設計和統籌規劃,設立更高層級的戰略協同發展機構,建立多領域、多層次的協調發展機制,讓示范區所屬各地在差異化行動的同時瞄準統一化的共識性目標,從而準確劃分市場和政府的合理邊界,促進資源要素自由有序流動。

二是深化改革開放示范。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地帶,長三角地區要率先推進更高起點的深化改革與更高層次的對外對內雙向開放。為此,有必要充分發揮長三角區域合作辦公室的規劃引領作用, 以財稅和經濟統計為突破口開展政策研究,建立有利于重大產業項目跨省市協作的財稅分享和產值統計制度,圍繞破解資源整合共享這一難題率先形成一批可復制、可推廣的改革創新經驗。

三是協同發展示范。要從提升鞏固實體經濟能級的角度出發, 強化產業集群的戰略規劃協同、指導政策協同及配套服務協同;在鞏固傳統制造業優勢的基礎上,加強與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等新技術的融合,實現區域產業協同發展與制造業智能化、高端化轉型。

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示范區應利用上海城市非核心功能疏解和資源、產業鏈等外溢機遇,進一步發揮上海綜合服務功能齊全、江蘇實體制造業實力強、浙江民營經濟活躍、安徽具備后發優勢等特點,形成產業一體化發展合力。要瞄準世界科技前沿和新興產業領域,深化智能網聯汽車、集成電路、工業互聯網、5G 等產業鏈對接合作,注重吸引外資和民間資本,全力打造汽車、電子信息、高端裝備等世界級產業集群,尤其要促進張江、合肥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區域內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及G60科創走廊等高端創新資源要素的高度集聚,充分發揮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的戰略協同效應。

四是平臺機制示范。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示范區要建設成為高端人才、全球投資、科技創新、優勢產業的集聚地,必須共建一批集聚資源的開放性合作平臺、重大科技創新工程和創新產業項目。為此,可通過設立引導資金來鼓勵區內企業開展深度合作,使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示范區成為在空間便捷、資源配置、產能協作、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等方面具有功能布局互動和良好協調機制的共同體。

(作者單位:上海市流通經濟研究所)


中国足球队